• 开心学粤语

    2005-09-29

    下午去听了粤语讲的中国文学,
    很“钟意”的听力练习法哦。
    以前也试过看电视,
    但多半精力用在了读字幕上;
    也试过听广播,
    但毕竟如闻天书,兴致平平。
    还是听课好,
    既有课件帮忙理解,
    又可以不时的抓小羊问问不懂的问题,
    还很喜欢这个topic,
    再好不过的听力练习了!

    记得两周前“误闯”这门课的时候,
    难得听懂一个词,
    而现在,都常常能明白一整个句子了。
    进步不小,
    加油~

     

  • 第一章

    2005-09-23

    今天上完了量子的第一章*,纷繁的内容,总结一下有以下几个要点:

    • 量子态及其线性叠加性。这是我们得以用线性空间来描述量子态的原因。线性叠加是一个物理图像相当不直观的概念,稍微深入一点的演算就能引发出量子纠缠的概念——此问题的讨论会必然颇为有趣。除此之外,另有两个基本的问题:其一,为什么量子态空间是一个复空间,课本上虽有解释,但我仍觉得不够根本;其二,为什么课本会在引入量子态时强调它包含了全部的信息**,这是一个看起来颇为唐突的假设,一个合理的解释应该结合整个空间的特性做出说明。

    • 测量的本质。在矩阵量子力学的视角下,测量被诠释为了在量子态之间的厄米线性映射,测量值则解释为线性映射的本征值,而概率就顺理成章的成为了量子态按本征态分解的系数。一个颇为漂亮的数学框架,但物理图像却不好把握。测量这一概念本身也显得相当抽象。

    • 位置空间和动量空间。这一部分的理论较前两者来说不那么数学化,线性代数的味道已经淡去了很多,但诡异之处却比比皆是。课上曾让我诧异不止的一个问题:整个章节丝毫不涉及时间,却能从位置导出动量。不动,何生动量?正解须引用德布罗意兄的二象说:p=h/l波动观下,波的空间频率就已经包含了动量的信息。依此类比,E=hu是不是就表明波的时间频率亦可以指示其能量呢?不解。对引入动量的方式,我也满腹狐疑。一开始的无限小平移算符倒还好理解,之后引入的K实在是有点强词夺理,接下来的类比更是不可理喻。先不言此,从头回顾,无限小算符也很奇怪,似乎如果用exp表达的话,可以回避无穷小的问题。而且,后来不也都归结到了指数函数去了吗?最后导出的px间的傅立叶变换,虽不在意料之外,但也很有韵味。

    这一章的入门说到底还勉强算是顺利,但仍需花精力细细琢磨。期待着后面动力学的部分了。

    * 课本是J.J.SahuraiModern Quantum Mechanics

    ** "The state ket is postulated to contain complete information about the physical state; everything we are allowed to ask about the state is contained in the ket.

  • “希望你有一个月亮,挂在窗户上
    窗外长满向日葵,每一支都开向你的月亮
    向日葵上坐着拇指姑娘,对着你歌唱
     
    “晚上记得抬头看看月亮
    其间自有千百年来人们的祝愿与期冀
    被我一并拿来借花献佛的给你:)”
     
    这是昨天梨子JJ寄来的中秋问候,当时看到好兴奋。觉得要努力的赞一下这段文字,可以读到一抹理想,一丝狡黠,和一点高傲。文如其人。喜欢这种精致的感觉,虽然只能透过一层玻璃来欣赏。
     
    中秋的日子过去了,一个颇有味道的中秋。只是几天下来,该做的事情也积累了不少。加油~
  • 出门时好傻,
    明知要下雨,却不带伞,
    结果在山顶的小径上淋得透湿。
    那时候,突然觉得
    好想家,
    好想有个人依靠。
     
    可是,那只是一瞬间的念头,
    风雨过后的我,
    会抹尽脸上的水珠,
    会拧干衣上的雨粒,
    会笑一笑,
    会继续走。
     
    就像过着
    一个人的中秋。
  • 两种审美观

    2005-09-13

    昨天上午开始去实验室,到现在,在那儿零零散散的呆了有七八个小时了。实验室里的哥哥姐姐们都挺好的,尤其是彭姐姐,跟我耐心的讲了项目的很多细节。可是,研究的课题却让我感到有点不安——我实在没看出,研究材料分形图案中的夹角分布有什么用。一方面,我想不出它明显的物理意义;另一方面,即使退一步,只是单纯的研究分形图案,我也不认为夹角分布是一个好的入手点。我觉得我很难把握这样一个“空中楼阁”似的研究课题,即使做下去了,也只会是些表面的工作。
     
    我似乎有两种矛盾的科学审美观。其一,也是我长久以来一直向往的,是数学里那种抽象的、结构的、概念的美;其二,与一相反,我却相当在乎理论的实际意义和应用价值。这两种审美观都能从我的生活环境和成长经历里找到深刻的背景,我相信我最理想的工作应该是这两者的结合。而目前的这个项目却是两者都不占边……
     
    下午打算去借本"Fractal Growth Phenomena"好好看看,希望有点启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