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为天地立心
    为生民立命
    为往圣继绝学
    为万世开太平
     
    ——很喜欢这门课和这门课的老师,打着宏观经济学的招牌讲做事之道。其实他这四句结课赠言我不真懂,相比之下我对他说的“止于至善”更有些感触。“止于至善”不但讲做事情的方法,还是维系快乐心境的诀窍。这同佛教,尤其是禅宗的思想就很接近了。我学经济学遇到的两个老师都颇有特点,有空会比较一番的。
  • 民科与官科

    2006-04-22

    大家一般是如何区分民科与其对立面(我暂且称之为"官科")的呢? 大概最常见的标准就是看这个人有没有经过正式严谨的科学训练. 再具体一点, 就是看这个人究竟有没有在学术机构读过书, 做过研究.
     
    我不喜欢这个区分标准. 要我说标准该是, 民科拿自己的钱做研究, 官科拿人家的钱做研究. 我现在是个小官科..
  • 妈妈住院了

    2006-04-22

    五一回家
  • 电磁波及其镜像粘接在傅立叶变换的两端
    佛教伴随着公主走向历史的鼎盛
    汤显祖以同志的视角重新解读牡丹亭的秘密
    庄周梦见蝴蝶期待着礼制的嘲笑
    Nasdaq股指平缓上升
  • 给我这学期的课分个类:
     
    唯效 宏观经济学
    唯理 电动力学 复变函数
    唯心 中国哲学史 中国佛教史
    唯技 原子当代物理 理论力学 Unix程序设计 生物信息学导论
    唯物 民法通论 太极拳
     
    这个分类不怎么反映课的性质。分的主要依据是我听课的态度~
     
  • 天安门广场上漂泊的一辆公车
    无人看管,却满载着丰盛的自助大餐
    便是PKU
     
    乱说而已~
  • 寻根

    2006-04-10

    每一门课都是有根的。
     
    宏观经济学的根在于一个问题:当期产出是如何决定的。一个合理的答案是它由总需求和总供给决定。而总供给由生产函数和生产要素投入决定。生产函数又由技术水平,生产制度等决定。其中生产制度又包括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等等。总需求可分为消费,投资,财政支出,进出口四大部分。每一部分又由相关联的因素决定……在这样的框架之下,宏观经济学里讨论的诸多话题,无论是企业管理,民主政治,还是文化差异,历史兴衰,甚至是处世之道,父母心得,都显得有章可循。杂而有神。
     
    电动力学的根在于麦克斯韦方程组。从静电静磁场到狭义相对论,电动力学的各个章节都可以视作从不同角度对麦氏方程所作的诠释。若学习电动力学而不能将麦氏方程的原型及各种变体的数学性质和物理涵义烂熟于心,则不能算是学懂了电动力学。学佛教亦是如此。若不能对佛家所说的万事皆空和因果相报有所感悟,则是没有佛缘。同样,学完复变函数而不能领会柯西-黎曼方程的深刻含义,则是没有数缘。
     
    学而应止于至善。而善在其根本。
     
    (听宏观经济学小感)
  • 又见赠书

    2006-04-09

    复变函数论方法   M. A. 拉夫连季耶夫 & B. B. 沙巴特
    函数论与泛函分析初步   A. H. 柯尔莫戈洛夫 & C. B. 佛明
    微分几何与拓扑学简明教程   A. C. 米先柯 & A. T. 福明柯
    经典力学的数学方法   B. N. 阿诺尔德
    ...
     
    想起6+一年前问我们的问题
    一边是十本好书,
    一边是万贯钱财,
    你会选择哪一边?
     
    我要时间!
  • 狐狸听数论课的随感.

    那些"神妙之物",
    我虽不能至,
    但心向往之.

    毕业之前要选这门课吧.

     

    引用

    数论 by hjva@bdwm
    这几次课最大的感想是那些漂亮的结果
    怎么都是用这些诡异的方法经由复杂的过程搞出来的?
    数的几何证Fermat-Lagrange还好,虽然很绕弯
    Waring-Hilbert最后那个密率相关的引理里面
    怎么估r(a)时都有分数次幂出来了
    后面G(k)的估算还出了logloglogk,吐血...
    今天介绍的Goldbach猜想相关的那几个弱弱的结论
    连证{1}U{p+q}有正密率时都搞出了logn
    都是解析数论的东西吧,还真是诡异...
    想到Arnold那个偏激的评论,所谓
    研究素数是因为其乘法性质,
    为什么有人非愚蠢到要把它们加起来?
    我想这也从反面说明了素数的加法性质之奇妙
    像前面提到的这三个定理(尤其是最后这个)
    都是神妙之物
    也难怪能和其他看似不相干的东西神奇的联系起来吧
    (比如素数这个用来做乘法的东西做起加法来...)
    也难怪Gauss说数论是数学王冠上的明珠(是这样吧?)
    顺便,Gauss曾证明
    若Fermat数Fn=2^2^n+1为素数
    便可尺规作出正Fn边形
    这个结论是如此...(用词要重复了,我语文不好:P)
    以至于Gauss要将正17边形作为他的墓志铭
    数论,正是他一生最为之倾倒的东西吧
     
  • Unix与美国宪法

    2006-04-06

    Unix的早期设计是如此成功,以至于几十年下来还不至于有太大的修改。
     
    美国宪法亦是如此。
     
    所有伟大的制度必然有些共同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