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单环的理想

    2006-10-09

    若Mn(Q)有一个理想
    则该理想一定是平凡的
     
    这样平平淡淡也挺好
  • 高量归来[zz]

    2006-09-19

    田老曰:一般粒子,或长为玻色子,或长为费米子,此则为一流粒子;至若时为玻色子,时为费米子者,谓之曰二流粒子,或曰二流子。玻色子者,团结而合群也;费米子者,自私而独行也。有人若是,事不关己,则熙熙然如玻色子;事若关己,旋而默然转为费米子矣。此即二流子之谓也。然玻色子、费米子皆万物之本,臆不忍为此也。
  •  引用

    又是最难抉择时
    A letter from sunnyheart to splendidchen (zz)
    I like sunnyheart's words. :)

    ==

    在版面上不好意思说,在这里说两句吧
    其实以前我也跟你说过这个意思的
    一个教育不是简简单单地就可以评价成功不成功的
    我在纽约认识了好多以前北大的师兄,其中包括在华尔街混得有模有样的,
    也包括在量子场论领域世界级的教授手下做研究生的
    他们有的还在做物理,有的不再做了
    但是不管怎样,他们身上总是能流露出一种北大人的气质
    什么气质呢?我说不好
    转行并不是坏事,尽管可能对之后的同学拿offer产生不利影响
    可是真正在世界金融中心工作,相比起在一个二流大学做一个无名小卒
    哪一种对这个世界的贡献更大呢?
    我没有说转行好,但我也不想说它不好
    这是每个人自己的抉择
    也许教我们基础课的不都是最有名的教授
    也许教清华基础课的却是
    可是这真的重要么?
    我上吴崇试的课时候,一个学期都在睡觉,到现在数学物理方法一样学得很好,用的很好
    是因为我自己看书啊
    我也知道我的一个同学,他修过了很多数学课,微分几何啦,近世代数啦
    可是这重要么?
    他告诉我说这个总不用都忘完了
    真到做计算的时候还是不如我快而准,不如我对方程有那种敏感性
    我不是在自夸,我是想说,教育,不是简单的有什么名教授上过课,还有修过多少课
    而是一种修养的积淀
    你有那种修养,就算知识比别人少些,也会做出很大的贡献
    爱因斯坦作出相对论的时候懂多少张量代数呢
    海森堡作出矩阵力学的时候可曾知道什么叫矩阵呢
    所以啊,一个active的心灵,一种对科学赤子般的热爱,比其他外界的因素重要得多哈
    你也许觉得UIUC不太满意
    可是你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么
    好好珍惜你遇到的人,遇到的事情
    生命精彩的地方不在于什么排名,而在于你自己心灵的宁静啊
    当初我只拿到哥大的时候我也有点不爽
    wuyongning还刺激我,说我是不是有什么牛offer没报
    可是现在我在哥大过的很好啊
    老师们都很喜欢我
    我遇到了好多朋友,也遇到了我很爱很爱的女孩
    这些才是生活啊
    我刚才提到的那个做量子场论的师兄
    他临去波多黎各度假前专门打印了一堆文献,告诉我他要去海滩上看
    这才叫做理论物理啊
    所以,很多事情不是简简单单的
    有些人在MIT累死了,有些人在Stanford为了考过Qualify而奋斗
    他们过得就比你爽么?
    生活,就是要妥协,其实你不是跟外界的东西妥协,而是跟你自己的理想妥协
    每个人多应该学会跟自己的理想妥协
    原因很简单,这个世界不是按你所想像的方式来运转的啊

    好了我说的有点多了
    最后我想说,我特别后悔没有带一些北大的纪念品过来
    我打印了《未名湖是个海洋》《你可曾记得在燕园的时光》这些东西,放在办公桌上
    每次看了,都会潸然泪下
    北大不是最好的大学
    北大的老师不是最好的老师
    可是这重要么
    重要的是在我生命中最珍贵的四年,在这个叫燕园的园子里,我遇到了一群人,遇到
    了一些事情
    他们和它们给我的感动,才是真正的让人魂萦梦牵
    当然我在这里也有许多朋友,他们有的来自清华,有的来自科大
    我很喜欢听他们给我讲各自学校的事情啊
    看着别人的好,为别人祝福,其实也是对自己挺美好的感觉呢
    每个人都是人,都是独特的人
    试着进入每个人的心灵,倾听每个人的声音,而不论他来自哪里,他走向何方
    人间有神。我心中的神另有一个名字,叫做宽容。

    splendid熊,一年以前我经历过和你同样的彷徨
    我曾连续几夜辗转反侧
    我希望你这几天能把这些事情想明白
    我觉得这些道理,可能是你大学四年里学到的最珍贵的东西
    一个人不会永远在用F=ma
    你学的物理知识只不过是在工作的时候用用而已
    但如何对待人,如何对待事情,你自己的性格情感
    这些是,你只要在活着,就一直在practice的事情

    Take care.
  • 周四见过了Wang Sir,一如既往,牛马升天。在科大天台上俯瞰清水湾无敌海景,水焰朦胧,思绪缭绕。如何是懂?如何是懂得透彻?假若原先知道,现在怎会忘了?心不在乎?心不及乎?穷尽道理,却忘掉了感觉。再访图书馆,幕墙参天,海天作伴。心静。
     
    周五,要说的太多,却想暂且无语。有些事情,不知道该怎么讲。
     
    周六与Stella约见于铜锣湾。用她的话说,这里像是她家所在的徐家汇。我们在楼上楼下穿梭,体验一种新鲜的感觉。后来聊起一些学业的琐事、酒吧、读书,怀念起复旦边的韩国菜馆,伴着满记的榴莲,腻得漾人。
     
    周日,放下香港,拾起上海。
  • IBM加牛奶

    2006-07-05

    Hactl是我最喜欢的蓝色,比IBM浅一点点,像是在深邃的蓝色里加了一勺牛奶。尝起来也不错吧。
  • 笑傲江湖

    2006-07-03

    于友人处借得此谱以愉悦众耳。中文写的谱子怎么读?

  • If PKU students are allowed to organize a march inside the campus, what would they march for/against? Democracy? Anti-Japan? The so-called normal-distribution grading system? The poor services provided by many university staffs? The current campus traffic planning? All seem plausible.
     
    So what if PKU students march for all of these troublesome issues at the same time? One gets a march for democracy, because democracy is nothing, but anything, solves no problem, but every problem. That's pretty much how I perceive the HK march.
     
    Anyway, a clever central government would give more democracy to HK, I think.
  • 忏悔

    2006-06-06

    我对不起尹秃
    怎可扔下他跑掉?
    他虽然不怪我
    但我不能原谅自己
    我承担不起毁掉一个天才的责任
    要怎么挽回??
  • 为什么

    2006-05-06

    我最近的想法都没法用语言表达出来?
     
    既然自己说不出来,就多看看别人怎么讲的吧。
     
    此外,还要少空想,多做事。五月六月:

    1.和尹秃相互监督读《量子信息学》
    2.学佛教
    3.学太极
    4.关注中国中小城市的发展趋势
    5.准备GRE
    6.争取GPA 3.90+

  • 好精神

    2006-04-25

    小猫:我前些日子终于养成规律的作息习惯了,最近就觉得精神就特别好。
    小狗:我跟你不一样,我的生活习惯比较随意,想睡就睡,不想睡就干事儿。有时候10点钟就睡了,有时候忙到夜里两三点。可精神也挺好的。
    小猫:是吗?我觉得作息规律才是工作时有好精神的关键啊!
    小狗:嗯…不算是。你想想看,如果作息规律就是有好精神的关键,那么为什么我不是这样呢?这里边就有个道理了:作息规律并不直接保证好的精神状态,而对你来说,它导致了另外一个后果,这个后果我通过比较随意的作息习惯也同样可以达到。这另外一个后果才是保持好精神的关键。
     
    学习是一样的道理。勤奋本身并不是学习好的关键,所以为勤奋而勤奋的人常常不能取得满意的结果。只有追求更深远目标的人,感到为达到其目标而不得不勤奋学习的时候,才容易享乐其中,才容易尽享其成。